谁能赢得2030年的话语权?

By Linwei Shao, @missteasz
posted on September 23, 2013 in Global Development, Leadership

谁能赢得2030年的话语权?

——政府与公民的社交媒体博弈

 

作为联合国基金会2013 Social Good Summit的国际代表,我在纽约曼哈顿参加为期三天的会议,与众多学者、企业家、国际组织对话:社交媒体如何在未来帮助解决公共性议题?

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萨曼莎·鲍尔(Samantha Power)说,政府在新媒体时代对舆论的监控与对人权运动的压制更为激烈,新兴科技在拓宽公共话语空间的同时,也让政府能更为娴熟地操纵民意。这是社交媒体与反社交媒体的博弈,2030年社交媒体能否继续推动公民社会进程,让民主和人权力量得到发声,我们拭目以待。

 

RYOT NEWS: 让新闻不再成为“内流河”

很多人说到RYOT NEWS,都马上会想到《吸血鬼日记》的主演Ian Somerhalder,正如今天Pete Cashmore介绍RYTO团队时,观众席上不出意外的尖叫声。但RYOT这个新媒体网站其实就具有很强的话题性,它希望将被动接受新闻的模式改造成主动参与,让每个人都能参与到新闻事件本身,并且做出改变。

新闻界有一种“内流河”现象,即不是每一条新闻都会有结局,由于公众注意力的易转移性,有些新闻会在传播途中莫名其妙地戛然而止,但并不表示这个事件也就随之结束了。RYOT的出现,可以说是解决新闻“内流河”的一种途径范本,受众可以对感兴趣的话题进行参与,发一条推特、分享自己的故事、募捐或是发起请愿,让公众也能自己“成为新闻”。

 

社会运动是良药还是苦果?

今天世界银行行长金墉(Jim Young Kim)的演讲可谓是振聋发聩,“维护和平的关键是根除贫穷,根除贫穷的良方是创造社会运动。”

社会运动在很多语境下被视为有意识地改变、重建社会秩序的集体行为,“阿拉伯之春”显然是社交媒体时代社会运动的典范,其扩张速度与影响力是任何传统社会运动形式所无法比拟的。但在笔者看来,正是在信息爆炸式增长与圈层传播的背景下,社会运动更要被理性对待,正当的公民权利与诉求应当给予支持,但社会运动往往会给政治经济带来较为复杂、深远的影响,在改革道路还能行之的前提下,革命有时并不是最佳选择。

 

Comments